发新贴回复
返回列表1

查看:3269     * 贴子主题:制表-反映我们的时代与矛盾的一面镜子

帅哥:为表疯狂


积分:117
注册:2012-03-17
沟通:
Post By:2012-3-17 21:12:51
[tag]我们,一面,时代[/tag][table=98%][tr][td][/td][/tr][tr][td]    AAA。这是今年最热门的词。或者,至少可以说是今年最受垂涎的三个字母。当然, 有各种AAA评级, 还有其它的。那些得到AA+评级的就有些让人怀疑。我们甚至都不会谈论名声更差的B、C评级, 更别提毫无救药的D级。目前只有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芬兰、德国、英国、卢森堡、荷兰、挪威、新加坡、瑞典和瑞士这12个国家拥有AAA评级。在瑞士, 你可以确保制表业也保持着AAA评级。数字足以说明自身价值(但数字并不总是告诉我们真相的全部):2011年, 瑞士出口了总值190.3亿瑞士法郎的手表!这比前年增长19.2%, 而2010比2009年则上升了22.2%, 尽管在那致命的一年又下跌了22.3%, 或多或少“回归到零”。不可否认, 中国人对瑞士表的迷恋在这令人咋舌的结果中发挥了主要的作用。瑞士表对东南亚的出口, 或者确切地按递减顺序排列的香港、中国、新加坡、日本、韩国、台湾和泰国等国家和地区的瑞士表出口总值为88.1亿瑞士法郎, 接近出口总量的50%。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依然是中国大陆, 48.7% 的上升幅度是前所未有的。由于潜在危机的影响, 欧洲销售量仅为29%, 而美国的瑞士表进口量则令人惊讶, 以18.4%增长, 接近20亿瑞士法郎的成绩保持其第二市场的位置。话虽如此, 美国仍远远落后第一市场-进口瑞士表总值达40亿瑞士法郎的香港。

[b]集团的压倒性统治[/b] 在这个世界上, 大型集团越来越占优势。斯沃琪集团的营业额首次超越70亿瑞士法郎的门坎, 达到71.43亿瑞士法郎。按照恒定汇率计算, 其营业额增加了21.7%;而如果考虑到瑞士法郎的增值, 其营业额就只增加了10.9%。集团的利润也有上涨:自有的80亿瑞士法郎资金又增加了12.76亿。(3月结束年度业绩核算的)Richemont历峰集团同样取得了令人惊叹的销售成果。腕表营业额将近18亿欧元(21.8亿瑞士法郎), 这个数据还不包括Cartier卡地亚和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34.80亿欧元(42亿瑞士法郎)的销售, 因为它们被统计在珠宝类名下。把历峰所有其它业务(Montblanc万宝龙, Lancel等)的营业额计算起来, 总计69亿欧元(83亿瑞士法郎), 甚至还高于斯沃琪集团。这对历峰集团来说还是首次, 因为它2010年的营业额低于去年,为51.7亿欧元。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宣布腕表的总营业额为12亿欧元(14亿瑞士法郎) 。除了这些制表业的领头大亨之外, 我们还要加上Rolex劳力士30亿瑞士法郎的销售额。那剩下的其它品牌呢?

[b]投资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迫切[/b] 我们可以简单想象一下, 坐守雄厚的资金, 看着地平线美好的前景(新兴经济即将取代欧洲等传统堡垒), 这些集团将竭尽全力, 通过将对未来生产工具的投资最大化, 来巩固和增强自己的实力。而且, 斯沃琪集团以及旗下成员ETA和Nivarox一起有计划和渐进停止零件和机心供应的未来将会迅速地来临。对未来的投资已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7月中旬, 正如预期中的决定一样, 瑞士竞争委员会决定从2012年起, 允许斯沃琪集团开始减少向第三方的供货。减少的幅度根据2010年订单的水平会在5%到30%之间浮动。这个决定涉及机心和调节装置的关键零件。按照计算, 困难将接踵而至。特别是中档品牌, 会感受到最严重的打击, 因为合适的替代品还未找到, 尽管斯沃琪集团早在21世纪初就已经做出这个决定, 而且在2009年又重申即将开始减少供货。TAG Heuer豪雅宣称已经与(同时拥有Parmigiani帕马钱宁和Vaucher Manufacture的桑多斯家族基金会的)Atokalpa达成协议, 因此能够完全放弃Nivarox的摆轮游丝。采购的困难会对多少公司产生严重影响呢?尽管如此, 替代品毕竟正在产生。Festina集团宣布将转向高质量擒纵装置的真正工业化生产, 目标是年产100万单位。由于至今还没有能生产擒纵全部零件的品牌, 这对Festina集团来说至关重要。其它的还有Sellita、(也自己制造游丝的)Technotime, Soprod, Lajoux-Perret, (Hermès爱马仕拥有部分股权的)Vaucher Manufacture以及Dubois-Dépraz等。不过, 所有这些公司加起来也不能填补强大的斯沃琪集团离开所留下的空缺。因此, 最近有很多公司不断宣称自己是斯沃琪集团的亲密伙伴的做法也就不足为奇 。

[b]大型建筑开工[/b] 产业投资因此变得尤为重要, 而在2012年我们将看到许多新建筑开工。Michel Jeannot和Serge Guertchakoff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后在Bilan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显示:仅在2012这一年将会有20多家业内公司投资6.85亿瑞士法郎, 因为还有部分工程并不能在年内竣工。从10年前开始, 劳力士率先在过去的10年里投资“超过十亿瑞士法郎”。仅在今年, 这个品牌就可能耗资一亿瑞士法郎完成一个将装配, 机械加工, 抗热处理以及堪比詹姆斯•邦德的自动化存储系统的23万平方米的设施。与此同时, 历峰集团也进行了巨额投资。卡地亚宣布下一财政年度将投资1亿瑞士法郎建立一个新的生产基地, 旨在增加内部机械机心的数目。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也不再保持观望, 而是选择在未来几年内投资1.3亿瑞士法郎, 以使腕表产量翻倍, 达到年产3万只。Panerai沛纳海向纽沙特尔正在修建的新生产设施投资两千五百万瑞士法郎。而Piaget伯爵也投资一千五百万瑞士法郎来使产量翻倍。不过, 最大的投资集中机心这一至关重要的板块。ValFleurier将耗资1亿法郎修建第四个生产基地、一座1万平方米的厂房。据Bilan杂志报道, 斯沃琪集团的工业和制造中心将获得今年两到两点五亿瑞士法郎投资中的最大份额。计划中的还包括Omega欧米茄的扩张, 斯沃琪的新总部, Breguet宝玑工作室六千六百万瑞士法郎的扩建工程, 而最大的份额则流向ETA, 用来建设两座制作表盘和安装机械机心的工厂。斯沃琪集团还将继续改善自己的工业垂直整合, 而且也未忘记向虽不起眼却至关重要的零件指针的投资, 以及Universo的新厂房。而在LVMH, 堆积了很多个两千五百万的项目:给路易威登两千五百万瑞士法郎并在日内瓦修建一座新的厂房来聚集所有业务。另一笔两千五百万瑞士法郎给Zenith真力时用于改善制造基地需要修葺的历史部分, 以便容纳10种不同技术的新工作室。还有一笔两千五百万是为豪雅的新生产基地准备。最后, LVMH拨款三千万来为Hublot御博设备翻番。可以看出, 这些合计超过七亿瑞士法郎的投资位于“战略部门”。至于面向外界的窗口“前台”, 我们就必须提及由巴塞尔的纳税人和MCH集团共同投资的四亿三千万瑞士法郎, 用来扩大和翻新迎接巴塞尔钟表珠宝展的建筑。在公众投票后决定的这笔巨额投资, 不仅关系到腕表本身, 而且显示本产业的经济重要性明显在决定中起了关键作用。

[b]培训的重要性[/b] 很明显, 投资也带来了就业。腕表销售量的回升主要与奢侈品板块有关。出厂价在三千瑞士法郎以上的昂贵腕表取得最大增长。仅2011年12月数量就增加了20.5%, 而销售额上涨了27.1%。伴随着投资的增加, 直接产生了新的就业机会。瑞士钟表业正在大规模招聘。仅斯沃琪集团去年就增加了两千八百个就业机会, 而这还不是全部。各大集团和独立品牌今年预计将创造两千个新岗位。例如, Audemars Piguet爱彼投资两千五百万瑞士法郎在日内瓦为Centror修建。伴随这次大规模招聘, 岗前培训已经成为未来的基石。在这个领域, 现在有无以计数的倡议。各大品牌都有自己的“学院”、学校、或者学徒中心。珐琅、雕刻、宝石镶嵌等艺术和手工艺技能正在回归。稀有的技术和技能正在复兴。例如最近令人惊讶的“禾秸镶嵌工艺”, 至少有两个品牌在展示这项技艺。不过重点还是放在切割、加工、抛光和装配等工业技艺的培训上。这还不包括集团运作的全球化。尽管没有具体数据, 创建品牌专营店网络和大型旗舰店所需的资金去年也大幅增长。对最佳位置的竞争已成为品牌战略最根本的一部分。出售昂贵腕表所涉及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而且, 在这方面, 持续的培训已变得至关重要, 尤其是因为顾客本身已经变的博识渊博。通常, 与你在四川的销售员相比, 顾客对30度倾斜陀飞轮的了解更多。

[b]次级角色的削减[/b] 这枚硬币闪光的背面, 是对行业次级成员循序渐进的削减。他们的市场份额受到大型集团强大实力在分销、位置、招聘、培训、以及宣传各方面的蚕食。除了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爱彼、Chopard肖邦等拥有既成网络的知名大品牌, 以及Raymond Weil蕾蒙威(更不用说每个零售商做梦都想经营的劳力士)等中型品牌之外, 我们听到越来越多独立公司的抱怨。叩开零售商大门变得日益困难。给人留下最深的印像是, 市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被锁定, 所有的利基市场都在被占据。美国Harper’s杂志2012年2月发表的一篇题为“扼杀竞争”的文章里, 新美国市场、企业和弹性倡议基金会主管Barry C. Lynn详细分析了面对沈闷竞争的策略。他关注了美国硅谷、密集的工业化养鸡以及出版业的例子。在这三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中, 他发现同一策略被用来抑制竞争。“与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中断性的混乱不同, 今天无法抗拒的趋势就是那些已经很强大的势力正把力量进一步整合, ”他写道, 以苹果公司为首的信息科技大公司已为产品锁定了市场, 就像他们冻结了就业市场一样。瑞士制表业是否也有这同样的问题?

[b]完全集中化模式[/b] 在硅谷的巨额投资者也以同样的方式注意到一些具有前途的中小企业, 当中小企业达到预期的效果, 他们就可以收购那些中小企业, 从而产生一个自主手表品牌, 甚至可以发现中小企业中具有创新意识的潜在人才, 甚至是这些人才后面的领导者。当前目标是占领所有的有利位置,包括任何适当的位置。对技能掌握的竞争已成为当前整个产业重组的核心要素之一。因为对供应链的控制已是当务之急, 分包商快速被并购, 进一步加快了本行业集中化的进程。因此LVMH购买了现在优先为其服务的机心设计公司La Fabrique du Temps, 以及表盘制造商Arcad。御博也收购了碳专业商家Profusion, 而爱马仕则向表壳制造商Joseph Erard投资。斯沃琪集团也收购了专营机心装配的Novi。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

[b]痛苦的分销[/b] 大品牌完全占领市场的战略在分销层面让独立品牌最为痛苦地感受到。近期, 一位钟表师打破惯常的沉默, 确定地告诉我们的同行、瑞士Le Temps报的Bastien Buss, “零售商们快被大集团压垮了。他们总是把自己的品牌和数量强加给零售商;而那些‘小’品牌就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即使走运, 也只能得到左边第三个抽屉一块狭小的空间, 但前提是同意将产品寄售。”Pierre de Roche品牌的所有者Pierre Dubois解释说。今年我们越来越频繁地听到这类抱怨。另一个独立小品牌告诉我们, 自己产品分销的成本日益加剧。因为一方面, 零售商受到大品牌的压力被迫减少利润;而另一方面, 零售商则向一个不太出名的品牌要求巨大的利润。这种日益加剧的困难局面会持续吗?我们经常听到, 开设单一品牌专营店, 因此重新制定独立品牌的分销网络的副作用是在之前已经锁定的局势创造出新的机遇。但过多的公司试图从这种情况得益也造成了恶性竞争。像导致“双速”世界的社会进步一样, 我们也必须将两种不同的制表模式区分开来。(或者说, 一边有速度, 而另一边就没有速度, 请参阅Europa Star名表世界1/12期文章中德国哲学家Hartmut Rosa对加速的描述), 制表业并非是作为一个整体模块发展, 而是以不同速度前进。当一些品牌在快车道上加速时, 另外一些却滞留在路边。从媒体报导中受益最大的, 是那些作品设计极尽奢华, 风格迥异, 或是具有特殊工艺的独立制表师。尽管这种真正的实验创新对于整个制表业来说必不可少, 但这些被亿万富翁当玩具的款式每年销量仅有几千枚。这些“奶油蛋卷”不可能被锺表业当饭吃。大品牌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尽管他们努力推出潮流款式和概念手表来吸引媒体的关注, 真正的动机是帮助销售自己那些更简单、更经典、更实用的型号。

[b]以鼻烟盒为例[/b] 即便在概念表领域, 也有一种让人疲惫的感觉:过于繁多的装置, 过多的复杂设计, 巴洛克材料的过多组合使用。这个时代似乎即将结束。我们可以肯定的是, 在一二十年内将会看到类似21世纪初期那种创意的爆发。但是我们也怀疑, 谁会敢于佩戴这样的东西?“世界报”的一位评论员恰如其分地描述了这一想法, 不过他谈论的不是制表, 而是18世纪的鼻烟盒。他援引一位历史学家的话:“在路易十四时期, 鼻烟盒是用来储存烟草, 而在路易十五时期, 抽烟的目的是为了拥有一个漂亮的鼻烟盒并向别人炫耀。”我们能不能说一些腕表也是这样呢?鼻烟盒很久以前就消失了。当然, 腕表的命运不会如此, 因为它的功能不同。然而, 智能手机的遍地开花和消费习惯的变化使得传统腕表逐渐面临成为过时对象、被归入收藏品行列的风险。幸运的是, 我们还未到这个地步, 并且远非如此。另外, 分销的一些变化为独立制表商提供了有利的机遇。最近在日内瓦Kempinski饭店落成的Maverick珠宝店,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除了真力时和伯爵等经典品牌, 我们看到了Alpina, Ateliers DeMonaco, Badollet, Borgeaud, Ellicott, Frédéric Jouvenot, Frédérique Constant, Hautlence, Ladoire, Maîtres du Temps, MCT, Milus, 蕾蒙威, Roberto Coin, RJ-Romain Jerome, Rudis Sylva和Snyper等不同品牌。售价从数千到数万法郎, 甚至几十万法郎不等, 都混在一起。这是一个让消费者发现新颖腕表的很好的途径。希望这会对其它类似的倡议具有榜样示范作用。

[b]瑞士制造:100%或者毫无关系[/b] 2011钟表年最重要的议题之一已经被大家置之脑后-这就是关于瑞士制造的争论。现在几乎没有人再公开对此讨论, 因为大多数人已经意识到这个辩论是个陷阱。和丁字裤一样, 瑞士制造仅仅涵盖关键部分, 而一枚腕表的“瑞士化”无论是达到60%还是80%并没有什么意义。最终的决定要么激进-100%或者毫无关系-要么就会像给木腿打石膏一样。使用自己质量印记的百达翡丽已经给我们当起了带路人。与其认为“瑞士制造”的卷标有多重要, 或者能对消费者的选择造成真正的影响(法律对那些自称瑞士表但零件却来自他国的做法遗留了很多自由), 不如说品牌更应提供真正的质量保证, 就像德国的汽车工业一样。从产业角度来说, 德国汽车的例子很有启发性。德国汽车业不仅能确保而且加强了自己的卓越地位, 因为它能为生产的所有车辆提供高水平的质量保证, 无论是低端车型还是高级款式(尽管事实上零件来自罗马尼亚或葡萄牙等地)。未来几年计划的大幅工业投资对瑞士保持自己质量的非凡地位至关重要。但是, 这就意味着资金必须同时用于最昂贵腕表和最低廉的产品, 因为需求的风向随时都可能改变。因此, 瑞士制表商绝对不能像几年前的美国汽车制造商那样, 当需求转向小型车时, 还依旧只提供庞大的运动型多用途车。

[b]由对立的风向决定[/b] 但需求的风向为什么会改变呢?因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常说, 钟表业很健忘。它已经忘记了不光彩的2008年9月14日, 著名的雷曼兄弟在那天垮台, 标志着银行业的急剧恶化和金融危机。那场危机如今仍然对许多人影响巨大。接下来的2009年, 我们目睹了瑞士表出口量下降超过20%, 从而改变了大部分工业结构。这些全都被抛之脑后了...今天, 世界不可避免会再次遭受这样的金融灾难, 而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让许多孤注一掷的腕表制造商日夜担惊害怕。虽然品牌应该开发不同市场, 但也必须能供应多元化的产品。(我们Europa Star名表世界可以浅谈自己的经验。在2009年那些仅仅致力于高端市场的出版商遭受重创, 而我们的业绩只有小幅下降, 因为我们覆盖整个钟表工业, 从最卑微到最知名的所有成员)。无论发生什么, 历史都在前进, 而制表也同步。事实上, 制表业的行进速度越来越快, 好像2011年席卷整个行业的高频率热潮一样。50 Hz, 500 Hz, 1000 Hz, 2000 Hz...由于共振的效果, 无论有无摆轮, “调节装置”都冲在前面。豪雅, de Bethune, Montblanc万宝龙, 以及真力时也轮流提高了自己的频率。豪雅已经开发了一个频率达到两千分之一秒的产品原型。de Bethune正在为一门新学科奠定基础, “résonique”理论上可以达到万分之一秒。而另一方面, 爱马仕在以机械方式暂停时间来避免计数。制表-反映我们的时代与矛盾的一面镜子。[/td][/tr][/table]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ShuzirenCms © 2003-2010 Shuzi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5 second(s)
葡葡 2019/8/21 18:32:15